韫枝 - 第9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“嗳——”女人连忙脱口唤住他,“苏提督。”

    转眼间,她立马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便轻轻咳嗽了几声,将声音压低:

    “苏大人留步。”

    苏尘略一顿足,转过身,望向正朝着自己走来的萧贵妃。

    他歪了歪脑袋,站在一片树影下。时至冬日,树叶早已脱落,只余下光秃秃的枝,将月色划拉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萧贵妃走到树下,往左右望了几眼,挥了挥手:“你们先退下罢,本宫与苏提督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左右宫女应是,恭恭敬敬地退散。

    只剩叶云婀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此时,她去也不是,留下也不是,不免求助地望向苏尘。

    苏尘方动了动唇,萧贵妃又上前,截去了男子的话。她眼神轻蔑,对云婀言:

    “你也退下罢。”

    叶云婀又看了一眼苏尘,见他未阻止,便也一福身:“民女告退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万籁俱寂,连月光落下都有声音。

    萧贵妃一扫面上的冷色,双眸向上扬起,莲步轻荡。

    苏尘站在原地,一身张扬的红色衣袍,在月色的衬托下竟变得有些柔和。他抬眼,瞧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女子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第8章 .小琉璃 嫁给苏尘的第八天

    “苏提督,”贵妃走上前去,一双眼死死盯着他,“苏提督真是打得一手好牌。”

    四下无人,只余寒风凛冽,吹得男子衣袍微动。

    苏尘静默地瞧着眼前女子,萧贵妃姿态优雅端庄。

    “苏提督,只此一下便让皇上记住了叶六小姐,免去了她的罪籍,顺便还扩了月沉府的宅子。”正说着,她一笑,眉眼弯了些。

    萧贵妃生得亦是好看。她的美并不似叶云婀的清冽,而是带了一种与生俱来的温婉与贵气,让人瞧一眼便知她自幼是富贵人家长大的千金。

    玉指芊芊,阳春水分毫不沾。

    她抓着帕子,掩着唇,“苏提督这如意算盘打得好得很,只是吓坏了本宫的琉璃,如今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琉璃是方才发疯抓伤了叶云婀的“罪猫”,通体雪白,毛色纤尘不染,萧贵妃喜欢极了。

    琉璃一向生性温顺,唯独对溧香十分敏感,她方才闻见了,叶云婀身上有淡淡的溧香。

    萧贵妃冷笑,“苏提督今日竟开始算计起本宫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懒懒抬眸,并不怕她,轻轻一句,“借娘娘爱猫一用,称不上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算计!”女子厉声,“苏尘,本宫从不疑你,你若想让我带皇上去见她,只消一句话便好,何必来折腾本宫的琉璃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中已带了几分凄苦,“苏提督也知道,琉璃的胆子小,抓伤了叶六小姐、知晓了犯了错,不知又会躲到何时。若是在宫中遇上旁的不干净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将一双眉狠狠蹙起,苏尘垂眸,看着她面上的忧虑之状,终于道:“臣会让人去找琉璃,最晚明日午时给你送回棠安宫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最了解琉璃的人,除了萧贵妃,便是苏尘。

    他知晓,琉璃会藏到哪儿、躲在何处。

    萧贵妃抬眼,看着月色下玉立的男子。她又想起了苏尘将琉璃送进棠安宫的那日,他一身暗紫色宽袖长袍,那雪白的猫儿便藏在他的袖中,唤了好一阵儿,才肯将头伸出男子的袖子。

    一双蓝色的眼睛,怯怯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萧毓珠登时便欢喜极了,让苏尘将小猫抱过来。他微微颔首,望着坐在床上因为染了病面色有些发白的女子,上前半步,来到床边。

    她喜欢猫,尤其喜欢白猫。苏尘将毛色雪白的小家伙送上来,塞进她怀里。

    “它叫琉璃。”

    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,是湛蓝色的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萧毓珠十分欢喜,方准备将它抱起来,琉璃却嗷呜一叫,从她怀里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琉璃胆子小,怕生。”

    萧毓珠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此刻,他却因为别的女人故意激怒了琉璃。

    “她背上有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大理寺留下的,我需要周太医的药粉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,唯一能使唤得动周覃的人,也只有皇帝了。

    萧贵妃明白了苏尘的意图,“你既然想让皇帝见着她,要把她送入宫,为何还要娶她,让她做你的正妻?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定夺,”男子回道,“你做好自己的事,好好当你的贵妃娘娘,其余事不要插手,除非你不想再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毓珠一骇。

    苏尘的本事与手腕,她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是苏尘手把手教她如何在后宫中生存,将她一手推上了贵妃之位。

    若没有他,便没有现在的萧毓珠。

    苏尘眯眼,“贵妃娘娘是聪明人,相比也知道,臣能让您站在这个位置,也可以把你推下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成全一个人,不是多么容易;毁掉一个人,却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他的手上,握着许多萧毓珠的把柄。

    他这么威胁自己,萧贵妃却笑了。她上前一步,几乎要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么苏提督教教,本宫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后宫深似海,危机暗潮汹涌。

    他出声,道:“保她。”

    死保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注意提防着常氏。”

    常家与叶家素来不和,叶云婀入了宫,常贵妃肯定会想方设法置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走之际,萧毓珠突然问道:“千岁大人可以多来棠安宫坐坐吗?”

    紫衣男子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阿尘!”

    就在他欲转过身形之时,女子突然低唤出声。

    他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“阿尘,”她拽住苏尘的袖子,“自从我被封了贵妃,你许久都未来棠安宫了……新来的那几个太监毛手毛脚的,做事不利落。我、我很是不习惯。没有你,棠安宫都快乱成一团了,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她结结巴巴地说着,苏尘有些不耐,便打断她:“过几日,我亲自挑一批办事得力的太监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萧毓珠忙不迭地解释,“我只是想要你去棠安宫坐坐,我不要别人!”

    苏尘看着她,声音冷淡:“贵妃娘娘是不是病了,这句话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,他会如何想你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别人,我也不管旁人如何看我!”她突然一下子抓住男子的手,重复道,“我说过了,我只要你!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多陪陪我。你可知晓当我知道你要娶妻,我的心有多疼。我好难受,你要与其他的女子朝夕相处。一想到这里我心口就发闷,闷得喘不上气,我闷得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多来看看我。”

    皇宫的夜,太冷了。

    圣上的榻边,更是冷得出奇。

    他瞧着女子的脸,她好像比叶云婀要高一些,也比叶云婀要聪明得多。脸上涂抹的是精致昂贵的妆粉,一袭月色衬得她愈发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。”他余光乜斜自己袖上萧贵妃的一双手,也抬起手来,轻轻搭在女子的一双柔荑上。

    忽地一用力。

    将她的手指,一根一根,狠狠掰开。

    “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冰凉。

    萧贵妃往后跌了几步,踩着一地破碎的树影,看着他离去的方向,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婀看到了从暗处走出来的苏尘。

    “千岁大人——”

    苏尘放眼望来,见到叶云婀,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他将面上神色敛去,问道:“你怎么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少女抿了抿唇:“我在这里等您,一起回月沉府。”

    苏尘轻轻“哦”了一声,迈开步子,云婀在他身后跟着。走了阵儿,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声:“千岁大人,贵妃娘娘找您……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”他似乎不以为意,“棠安宫死了个太监,她叫我明日去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闻言,云婀亦是低低地“嗯”了声,走到一辆马车前,凌肆守在马车边儿,见了苏尘,将马车的帘子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尘走上马车,坐定,又将车窗的帘布抬起。

    “你不上车么?”

    云婀尚在犹豫要不要上车,听他这么一说,立马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马车有些高,凌肆扶了她一把,她这才跳上马车。

    车内的温度有点低,她坐在苏尘旁边,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