韫枝 - 第6节 嫁给病娇督公后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素秋轻蔑地扬了扬眉,亦是将脸蛋扬起。她虽站在台阶之下,却做出一番睥睨的姿态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我家小主听闻月沉府多了一位女人,知道了姑娘要进着府中,便连夜觅得这个好宝贝,派奴婢今日早早地给姑娘送过来,权当是给姑娘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她话虽说得客气,语气却一点儿也不客气。一边说,一边又将目光落在阿宁手中捧着的那个匣子上。

    阿宁两手捧着那物件,收下也不是,扔掉也不是,只得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,不知所措地望向叶云婀。

    素秋摇动着腰肢,走上前去,“怎么,姑娘是嫌弃我家小主送的东西了?这可是上好的玉呢。”

    云婀不语,只眼瞧着她。

    面上看不出是悲是喜。

    苏尘喜静,院子里鲜少有其他人。素秋抬了抬袖子,捧出那根玉质物件。

    举动叶云婀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叶云婀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见到这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我与你家主子无冤无仇,她为何这般挖苦我。”

    素秋一嗤:“何来挖苦,我家主子可是在替六小姐的着想。此玉性暖,不会像旁的物件那般伤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命苦,我家主子听说了叶家的事儿,十分心疼六姑娘。千岁大人日理万机,有时难免会冷落了姑娘,”素秋右手执着那玉势的顶端,逼近,幽幽叹息一声,“姑娘若是受不住,不甘寂寞,可以用此物……”

    玉势尖端朝上,被人举着。

    素秋拿着它,像是在拿着一根极为尖利的针,下一秒就要刺破叶云婀的皮肤,喷射出汩汩流动的腥红血液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她怎么……怎么可以说出如此粗鄙之语!

    少女原本素净的小脸情不自禁地染上一层绯红。

    那不是娇羞,是羞耻,是巨大的耻辱感,一下子窜上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对方在嘲讽她,还拿这么私密的事来嘲讽她!

    叶云婀盯着身前女子,对方一身温婉宫装,面色却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姑娘莫要着急着拒绝,大可先用一用,六姑娘试过了,才知道这东西的好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便要拿那玉器往叶云婀面上抵去——

    “叶小姐!”见状,阿宁急急唤出声来。

    只见在玉势逼近的那一刹那,叶云婀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。后脚抵住墙脚,她猛一挥手。

    啪地一声,玉势应声而落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阿宁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素秋冷哼一声:“叶小姐,你可是打碎了我们贵人赏赐的东西!”

    云婀抬眼,“东西可是在你手里碎掉的。”

    那宫娥面不改色,“何人看见玉势是在我手里头摔碎的?”

    除了她身边的阿宁,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挖苦你,就是要诬陷你。叶姑娘,你莫要以为自己还是什么千金小姐,在这儿给我假惺惺地装清高,宫内看不惯你的人可是多了去了,”素秋根本不看地上的碎玉一眼,讥讽一笑,“在这后宫之中,你没有人保着你,莫说是好好过日子了,怕是你连命都没有的!兴许哪天便死无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来,也是奉了我家小主的命,提醒六姑娘几句。人在外,便太惹眼了,树敌太多,可是会丧命的。”

    树敌?

    她何时树过敌?

    在这之前,她从未踏进过后宫半步!

    她的性子一向随和,不争不抢,怎么还会在外头给自己树敌呢?

    素秋全然不顾女子面上疑色,又是趾高气扬地瞟了面色有些苍白的云婀一眼,踩着满地的残渣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地上玉器碎裂的渣滓散了一地,比方才素秋的面色还要狰狞。

    片刻,叶云婀才缓过神来,仍是不解素秋口中的树敌之意。

    见她微怔,阿宁便轻声宽慰道:“小姐莫要太过忧心,琳贵人一向飞扬跋扈,并非针对姑娘一人,只要宫里头新进来的姑娘,她都要挨个给下马威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转眼瞧着地上的碎玉势。云婀抿了抿唇,亦是瞧向地面。

    地面上积了些水,快要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这几天总是冷得出奇。

    “取扫帚来打扫干净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就在阿宁快要唤人之际,叶云婀突然出声,“今天这件事,莫要让旁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第一天来月沉府,苏尘对她也没有多少好感,她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惹恼了苏尘。

    素秋有一点说得对,她现在寄居在他人门下,初来乍到的,万事都要低调收敛一些,不能让苏尘觉得她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光顾着心里面这样想着,她一时头脑发晕,竟蹲下来用手去捡那碎玉渣子。阿宁微惊,“哎唷”了一声,忙不迭将她手中的碎渣打掉。

    可为时过晚,碎渣还是在她的手心里划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感到疼痛后,她这才回过神来,木然地看着已经急得跳了脚的阿宁,突然感觉周围的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上一刻,她得知自己的身世,被风风光光地进进叶府。就当她以为自己不再为吃喝发愁的时候,一道诏书又将她打入谷底,从此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吹着凛冽的寒风,在房门口捡着碎玉渣滓。

    受了委屈,还被划破了手。

    眼眶一热,她突然很想哭。

    阿宁取来药粉和棉布,要为她处理一下伤口。叶云婀看了一眼面上皆是忧心的小后生,心里想着他也是个小太监,便不顾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防备了。

    阿宁的手很温热,比苏尘的手要暖和上许多。

    叶云婀搞不懂,苏尘作为一个阉人,长得如正常男子一般高大,本来应该体质算是不错的,可为什么脸色那么白、手那么冰。

    见她不语,阿宁以为她还在独自感伤,又解释道:“六小姐,奴才方才说了,琳贵人不是在针对您,她对所有人都那样,您不要再担忧啦。再者,有我们督公护着您,您不用怕的。”

    他将伤口处理好,拉着女子从地上站起来,用脚将碎玉慢慢撮至一边儿,“这琳贵人之所以敢这样,全是因为她上头有常贵妃娘娘。常贵妃的母族是朝廷重臣,自个儿也受皇上宠爱,故此才敢这般。”

    云婀点点头,“嗯,我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脑海中仿若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她追问道:“你方才说,琳贵人上头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常贵妃啊。”阿宁不明白她问这个要做什么,但还是一五一十地答了。

    “常贵妃?”

    云婀微微蹙眉,这宫中还有几个常贵妃?

    少女垂下如小扇一般都睫,将眸色暗暗掩住,“我知晓琳贵人为何刁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若没记错,父亲得势时,曾与常贵妃的父亲是对头。叶家与常家交情不好,几乎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叶家出事,其后定然也有常家在背地里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故此,当知晓她跟了苏尘,哪怕是冒着得罪苏尘的风险,常贵妃也要来冷嘲热讽一番。

    更何况,谁人都知晓苏尘纳叶家小姐并非自愿,是一道诏书将他们的命运牵连在一起。他又怎会为了一个不起眼的罪女、不起眼的侍妾,公然与常贵妃叫板?

    一瞬间,过往之事如一条条清晰有条的线,脉络相通地将真相编织在了她眼前。

    叶云婀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她明白了,她全都明白了。空中又无端刮起了大风,将她鬓角旁的发丝吹乱了些,吹得她有些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脚下是那玉势的碎渣,旁边还有一些玉粉。叶云婀瞧着地上的东西,突然心生了一个不该有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试探性地伸出了脚,还未来得及踏足,便被阿宁唤了回来。

    步步惊心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深宫晦如海,凶险似潮,她就像是一片芦苇,伶仃飘荡,无所皈依。

    方才素秋说,在这深宫之中,没有人护着她、没有人保着她,她便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那么在这深宫之中,又有何人会保着她?

    会是苏尘吗?

    第6章 .落花亭 嫁给苏尘的第六天

    临近黄昏,苏尘才回到月沉府。

    他回来的声势极为浩大,身后还跟了一行宫人,手中各捧物什,恭恭敬敬跟在苏尘身后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皆是绫罗绸缎、金银首饰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粉墨胭脂。

    叶云婀有些被眼前的阵势吓到,往后退了几步,任凭那些人将东西摆在眼前的桌案上。

    苏尘只看了她一眼,面色无过多情绪,又斜斜往贵妃椅上一倚,自是一副悠闲之状。

    为首的宫人放下了手中的东西,转过身子来,声音虽有些尖利,态度却是十分恭敬的。

    与先前来找事的素秋的态度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道:“叶小姐,这些都是圣上御赐之物。圣上同意了您与千岁大人的婚事,已经叫司礼去挑选一个黄道吉日,让您和千岁大人完婚。”

    完婚?

    云婀微微一怔,看着桌案上铺散开的物什,面色有些怔忡。

    她还从未见过……这么多的首饰!

    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正值花一般都年纪,说不喜欢金珠银钗是假的。她叶云婀是一介俗人,见了面前的东西,自然是一时间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巧的是,苏尘也是一介俗人,也爱珠宝钱财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