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倦 - 8 校霸和三好学生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傅乌之被分配打扫叁楼的楼梯。

    负责监督他的是一个八班的男生。

    傅乌之懒散地坐在台阶上,歪头靠着冰凉的扶手,双腿就那么大刺刺地张开着,正对着纪律检查员的脸。

    他只是往那一坐,就让纪律检查员觉得他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纪律检查员很怵他,嘴巴张张合合好几次,最后也没敢说话,而是跑到操场上和正看着同学跑步的温幻说,“咱两换一下行吗?”

    宿醉的后遗症,是时间越久越难受。

    起来后只是轻微的不适,一直到现在,脑袋里像有无数根小针扎着,胃里像是被小火一点点煎着,想吐又吐不出来,比被人打几拳还难受。

    傅乌之眉头拢着,唇角都没什么精神般蔫蔫地搭拉着。

    正要上前给傅乌之送饭的黄翔,在不远处看见傅乌之的脸色有些踌躇不前。

    傅乌之闭目养神,这次的宿醉比以往都难受,仿佛被拆了骨架,然后被被人拖在地上走一样,不止浑身酸疼,后脑勺也不知道在哪磕的肿了一个大包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只纤细的手伸到傅乌之的眼前,手里拿着红色的杯盖,里面的热气腾腾地往上冒,打在傅乌之的脸上。

    傅乌之睁开眼,视线上移就看见温幻的脸。

    很小的脸,下颚尖尖,额头上依旧覆盖着厚厚的刘海,眼睛只能看到一半。

    “吃点药吧。”

    温幻说着,从裤兜里掏出一板白色的药片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傅乌之有些恍惚地看着温幻。

    傅乌之看着温幻,眉头稍稍舒展开,又拢上,唇角微微翕动,他偏过头去,“把你的脏杯子拿开。”

    温幻收回杯子,又拿出保温瓶,“这里面的水很干净,我倒进你自己的杯子里好吗?我还给你带了白米粥,宿醉以后要吃清淡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宿醉你都清楚?跟踪狂?”傅乌之深吸一口气,嘴角勾出一个嘲弄的弧度,“别以为你很了解我的需求,谁会喝你的白米粥,”指尖无意识地轻点着地砖,“你当我的胃和你一样贫贱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黄翔找准时机冲了出来,笑兮兮地说,“之哥,我给你订的外卖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从牛皮纸带里掏出饭盒。

    麻辣小龙虾。

    松鼠桂鱼。

    酱肘花。

    都是油腻腥辣的菜色,厚重的油脂裹着调料形成的浓郁香气,熏得傅乌之胃里一阵翻腾。

    黄翔又从牛皮纸袋里拿出一瓶冰凉的水,“之哥,这是你平时喝的瑞士水,我让店老板特意冰镇过的。”

    温幻站在傅乌之的身侧,手里还举着保温杯没有动,傅乌之眼角余光稍稍往她的方向一扫,接过黄翔手中的水。

    沁入心扉的凉意,让他的胃都跟着抽搐了一下,他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含在嘴里,牙齿发颤,最终咽入喉中。

    他像是胜利一般,看着温幻眼角眉梢都带着奚落,他又拿起筷子夹起松鼠桂鱼往嘴边送。

    温幻把保温杯放到台阶上,按住他快要碰到唇边的筷子,傅乌之脸色更加难看,他怒道: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适合吃这些,只能喝粥。”

    傅乌之怒极反笑,“你以为你是谁?我适合吃什么我比你清楚,你的清粥小菜我才难以下咽。”

    温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反问他,“不是你说给我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天,你说我要是色诱你,你就给我机会。”

    黄翔一边拿着扫把假装替傅乌之打扫,一边竖起两只耳朵。

    温幻居然敢提那天。

    他虽假意给她机会,可她跑的却真情实感。

    把他当成什么?所谓的喜欢比起廉价丑陋的书包都不如。

    温幻的喜欢是他见过的最廉价的货物,这种廉价物品就应该狠狠踩在脚下践踏。

    不,应该一脚踢开,免得脏了鞋底和裤脚。

    他彻底没有了和温幻说话的欲望,挥开温幻的手开始吃菜。

    不知道吃了多少口,终于见到牛皮糖一样的温幻消失在他的眼角余光里。

    他满意地放下筷子,可胃里如却同装了一把镰刀,正一刀刀冲着他的胃部挥舞。

    额头冷汗潸潸,五指紧攥成拳,他刚起身,就有一个小姑娘走过来,对他说,“可以加个微信吗?”

    傅乌之看她都没看,抬腿就往前走,小姑娘追在身后,“我是二年级二班的。我家和你在同一个区,我经常能看到你,其实我已经默默关注你一年了。”

    前方传来学生恭敬地叫主任好的声音,傅乌之脚步顿住,脸色惨白,小姑娘撞在傅乌之的背脊上,娇呼一声,揉了揉自己酸涩的鼻尖,一抬头对上傅乌之阴鸷的双眼。

    她没觉得怕,反而双颊绯红,觉得傅乌之好帅,比从远处看还要帅。

    傅乌之扯动着唇角,又重新坐回刚才坐着的台阶上,无力地靠着台阶,双眼微阖。

    面对傅乌之的冷漠,女孩早有准备般,没有气馁,反而带着自信的笑容坐到傅乌之的身侧,“之前听说有人为你跳了七次泳池,其实我也可以。我的游泳技术很好,我可以跳十次。”

    黄翔一边拖地一边再次把耳朵支楞起来,可了不得了,又来了个温幻二号,似乎还是温幻的升级版。

    “其实今天我过生日,想要的生日礼物就是你的微信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傅乌之闭着眼睛,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,“那你知道我生日吗?”

    “啊?你生日我打听了很久没有打听到,但是我知道你家狗的…”

    傅乌之打断她喋喋不休的话,“你关注我这么久,那你知道我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额,需要什么?”女孩自信的眉眼中带上了困惑,“只要你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傅乌之一个字都听不下去。

    胃里仿佛被火烧,被镰刀砍,被电锯磨,脑子里开始飘着星星。

    一个连温幻都不如的女生,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和勇气。

    他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嘲笑。

    就是跳水捡他的钥匙,也不是谁都配的。

    女孩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,嘴唇一张一合。

    他随手掀起还未收拾的饭盒,“丑八怪,闭嘴。”

    被叫了丑八怪的女生脸上被溅上油脂,她怔在原地,明显被那句丑八怪伤了自尊。

    她可以为了傅乌之跳水示爱,却不能被喜欢的人嘲笑丑,最终还是没有成为温幻2.0,她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少年人的悸动,总是来的那么快且莫名,又可以飞快的消散,甚至带着旁人不能理解的扭曲和别扭。

    黄翔连忙把地上的饭盒清理干净,他看着傅乌之紧闭着双眼,一脸的生人勿近困顿模样,临走时都不敢和他打招呼,走的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,傅乌之感觉世界终于清静了,静到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甚至静到所有人都把他遗忘。

    他明明喜欢这种寂静,却又莫名恐慌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,像是被人遗弃的没有生命又冰冷的娃娃。

    “傅乌之,把药喝了。”少女轻柔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傅乌之此时的样子有些狼狈,头发都被汗水打湿蔫蔫地趴着,没有了往日的朝气,他眼睛勉强眯起一条细缝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少女看起来和往日一样,对他来说明明只是普通清秀的外貌,可是,她现在身上带着一种明亮的光辉,瞬间驱散他眼底的阴霾。

    他微微偏过头,声音闷闷,“你不是走了吗?”

    少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,“我怕我在这里呆多久你就会吃多久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这样吗?

    不是因为被他的嘲讽气走的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个人的脾气可以这么好。

    少女再次把热水凑在他的唇边,轻轻哄着他,“我把药片化在水里了,喝完胃就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,她仿佛能看穿他的一切的需求,就连他胃里的想法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鼻头微微一酸,头再次偏过去,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要?”

    “不好喝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变个魔术,只要轻轻晃一晃这个杯子,里面的水就会变好喝哦。”

    说完轻轻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喂,你当我傻吗?”

    傅乌之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。

    “那你喝一口试试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傻子才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傻子才会不喝药。”

    “?你敢说我是傻子?”

    温幻无辜地眨了眨眼,“没有啊,哪有长得这么好看的傻子!”

    傅乌之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,唇轻轻覆在杯上。

    苦涩的药水在唇齿间弥漫。

    明明苦涩,心里却仿佛被装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说不清装了什么,只觉得很软,又很甜,像小时候吃的棉花糖。

    温幻的魔术真的有效。

    二人只静静坐着,听着彼此的呼吸声,良久无言,不知道过了多久,傅乌之似乎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粥,我允许你拿来给我喝了。”声音里一如既往的傲慢。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“?你不高兴,不激动吗?喂,你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身后一片阴影将他们二人笼罩。

    “我高兴啊,激动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两位同学,这么高兴又激动啊,和我一起去办公室,咱们叁一起激动激动,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头,看见教导主任正站在身后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