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倦 - 7 校霸和三好学生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傅乌之找到“卫生间”纾解后,又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温幻从傅乌之嘴里抢救自己的奶头,温幻身子往后仰,奶子在傅乌之嘴里拉出长波浪,最后发出,糜荡的水啵声,啵地一声巨响,才从傅乌之的嘴里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温幻连拉带推地把傅乌之弄上了床,给他盖好被子,自己去卫生间清洗。

    她发现艾瑞斯躺在浴室里睡着了,睡得很熟,打着鼾,身上粉红色的小毛衣还湿漉漉着。

    温幻摸了摸艾瑞斯的大脑袋,发现有些烫,应该是艾瑞斯咬傅乌之出来时,喝了点酒精,艾瑞斯现在也醉酒了。

    温幻把艾瑞斯身上湿哒哒的粉红毛衣脱下来,“真是辛苦你了,以后告诉你的主人,你太黑了,不要穿荧光粉的毛衣哦。”

    艾瑞斯大眼睛睁开一条缝隙,身体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温幻又拿来吹风机,帮它吹干毛发,艾瑞斯舒适地再次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弄好一切,温幻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,清洗晒好后,她才发现卫生间里没有换洗的衣物,她只好裹着一条还算宽大的毛巾出来了。

    毛巾上带着很清爽的果香。

    是傅乌之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傅乌之的房间很大,大到跳舞打拳,就是兴致来了滑个冰都行。

    没有想象中黑白灰的高冷色调,而是奶黄白的暖色,灯光也不是浴室里的冷光,是很温暖柔和的暖黄。

    地下铺满了软绵棉的白色羊毛毯,看起来还挺温馨。

    卧室内的家具一应俱全,很整洁,还有一面超大的落地镜。

    就是二叁十人站在镜子前同时照镜子不但不会觉得拥挤,还会觉得,卧槽,可真大的程度。

    温幻找了一圈,就连奥特曼小人手办都独自占领了一面墙,这屋里居然没有衣柜?

    是被艾丽抢走了吗?

    床头上只有一件蓝色校服外套,温幻穿上,下面用毛巾围着,下楼去找。

    温幻楼上楼下找了叁四圈,把傅乌之的家都摸清楚了,就是没有找到衣帽间。

    凌晨3点了,温幻得回去了,回家换身衣服,然后去学校。

    她来到一楼,目光看向躺在沙发上穿着圣育高中校服的酒醉男孩,“抱歉了,江湖救急。”

    圣育高中。

    八班是这个月的纪律委员,温幻是今天的纪律监察员,今天她六点就到学校了,站在校门口监察同学们的衣容仪表。

    昨天还嬉笑打闹进校园的同学们都规规矩矩起来,对着温幻身后站着的人鞠躬,“主任好。”

    没错,人称疯狗的教导主任回校了,衣容仪表但凡有一点不行,都不让进校门,得在门口进行改造。

    头发不合格的剪掉,衣服没穿的要么让家长送,要么再买一套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可以进去上课了,课间的时候还得被纪律检查员看着跑步,身体不适合跑步的就跟着教导主任扫厕所。

    这种折磨,一直到放学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午休时,温幻正在操场监督仪容不合格的同学们跑步,教导主任堵在小树林的栅栏旁,正好抓住两名翻栅栏的同学,带着他们往温幻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同学,咧着嘴,一脸委屈,“主任,我错了,我求你了,别找我家长,我承认我逃了叁节课是我的错,但是校服真不是故意不穿的。主任你是不知道我多爱咱们学校的校服啊,听说是您亲手设计的,我穿上他我就觉得我特帅,我睡觉都穿上它,可结果呢,我一觉醒来,裤子没了!你说说,我冤不冤啊。”

    黄成安一边说一边激动地拍着自己的大腿,“这是真的啊!主任您怎么一脸的不信啊,真不是编得!我要是不想穿校服,我穿着校服外套来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温幻低眉敛目地站在旁边听着,静静地看着地上爬来爬去的蚂蚁。

    黄成安从小到大都没被这么冤枉过,他没做过的事打死他都不认。他气的都要吐血了,连忙拉着也没穿校服上衣的傅乌之,“之哥,你可得给我作证啊,你不是也没找到校服外套吗?主任,你看我们一个穿着校服外套,一个穿着校服裤子,真不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温幻这才抬头去看傅乌之,傅乌之穿着黑色夹克外套,阳光照在傅乌之的脸上仿佛渡了一层柔和的光晕,棱角分明的五官都温柔了起来,他黑漆漆的眼扫过温幻,又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温幻愣了一下,傅乌之的眼睛里是带了美瞳吧,还是冰绿色的好看。

    傅乌之凉凉地看着黄成安,对他说,“你身上的外套,好像是我的,你着急出门也不能穿我外套。”

    黄成安“…??!!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