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为自然立法 - 宿根未拔(哭包、舔足) 【女尊1vN】日月垂庭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渊行规规矩矩俯身,单手握住孽根撸动,叁两下阴头小缝便张开着,吐出一股一股透明的骚水来。

    小道士还苦于无法疏解,攥肉棒攥得用力,夹紧了双腿低声喊鸿明;仙尊则是双颊绯红,呼吸急促,他浑身干净白皙,像是玉雕成的,一红则像是有人在玉上绘了淡淡一层铅丹色。渊行的动作越来越快,啾咕的水声也在靖室里响起,修长的手指攥着发胀的孽根时不时挤压玩弄,把肉棒抚弄得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精关大开,仙尊突然抬起了眼,满眼都是泪,朦胧地望着鸿明。他动听的声音现在也带上了点泪音,渊行朝着女尊磕了个头,一眨眼泪就簌簌落了下来,濡湿睫毛,也模糊了眼前的视线:“是渊行不好……没有尊上,竟泄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就像玉瓷做的,一哭更是惹人怜惜,满脸的泪痕、唇也被咬得嫣红发肿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哭了,越大反倒是越爱哭?”鸿明轻轻皱眉,伸手把他满面的泪都擦去,示意渊行起来。

    小道士不知想到了什么,耳根发烫,手中那根终于抖了抖,吐出大股浓精来。他望着自己手里的白浊出神片刻,喘息突然急促起来,用草纸擦干净溅落的精液,投入净桶,又跪在地上面朝胤仑方向叩首。

    女尊抬起头,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抱住顺势将脸埋进自己脖颈里的渊行,捏了捏他发红的耳垂:“你这是想了什么?”细细一闻,他身上的香气和自己有八分相似。

    渊行的银发散落,衣衫不整地抱着尊上,像一只会媚人的碧眼白猫。

    孽根就这样不经意间顶蹭着女尊的肌肤,湿漉漉的睫毛眨动着,仙尊的双手不断收拢,把尊上牢牢抱进怀里。他贪婪地占有着鸿明的气息,银发蹭过尊上的耳侧,仿佛耳鬓厮磨,开口时话里还带着鼻音:“想着尊上,想吻您。”

    渊行抬眼看鸿明,眼里带了些许直白的期待。女尊笑了一声,覆上他咬得发红的嘴唇。柔软的唇瓣相触,拥抱自己的手臂也收紧了,渊行吮吸着湿热的软舌,阳具则在紧拥间感受到挤压的快感,小幅度地蹭磨起来。

    尊上的唇柔软微凉,仙尊只乖顺接受了片刻便迫不及待地反客为主,呜咽了一声,主动搅动着舌,手也逐渐向上,搂住了女尊的腰。他越吻越急促,从唇瓣到牙关,恨不得都是自己的气息才好。

    渊行俯身要将女尊压倒时对方睁开了眼睛,轻轻捏了捏他的脸,仙尊立刻像被捏住了脖颈的猫咪,不敢再动,语气里既委屈又满是期待:“渊行僭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吻我?”鸿明有些好笑地看着他,刚才的气息几乎要把她拢住,像是乌云蔽日无处可逃,就这还只是想吻自己?

    银发的青年像是被看穿了心事,嗫嚅着低头:“渊行贪心,还想要更近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说清楚些。”女尊明知故问,甚至伸手戳了戳滑腻的阴头。

    仙尊猛地收紧了自己的臂弯,把鸿明拉进自己的怀里,再一次吻上去。从眨颤的睫毛到鼻尖,再到刚刚被吻过的唇,他一边吻着一边扯开女尊的领口,在锁骨处啃出一个圆圆的红印子。急促的鼻息尽数喷到鸿明赤裸的肌肤上,仙尊一边撕扯着一边往下吻,吻过每一寸肌肤,尊上身上那股清淡幽雅的香气尽数涌进他鼻腔,那是渊行肖想了许久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在意识朦胧里留住了这一点香气与微凉的触感,牢牢记挂着——天地生万物而无心于万物,他自然是知道的,但这一点气息万一是独属于自己的呢?

    渊行的动作激烈了点,掉出一个油纸包来。他停下动作,试图把那一小包收起来,却被鸿明抢先一步拿在手里。打开一看,是今天给他的粉霜柿饼,渊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复原了一块,小心翼翼包了起来。仙尊更是手足无措,沉默了半晌才试图拿回来。

    鸿明被他这种举动搞得哭笑不得,伸手冲渊行勾了勾手指。那枚柿饼被送到仙尊嘴边,张嘴,一口一口吃完,到最后舔舐着尊上的手指,又吞了一口口水,像是在期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受控制地吻上尊上的唇。

    只是浅尝辄止的一个吻,女尊慢慢用舌尖描摹着的唇,舔着他伸出的舌。

    可是渊行却期待着更深入的事,随着亲吻的深入,整个人都躁动起来,手指不断用力抓着鸿明的腕子,近乎痴迷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真正想要什么,告诉我。”她的手指抓着一绺银发,把银发青年拉进了点。

    仙尊的喉结滚动了几下,终于开口:“您……只有您。”

    他的欲念从始至终只有尊上一人。

    “那过来吧,自己脱。”女尊摸了摸他的头,像是摸一只亮出爪子的小猫——再怎么想囚住自己也不过是小猫的龇牙咧嘴罢了,若是他能做到,也算有趣。

    渊行得到允许,规规矩矩跪下捧起尊上的足,踩在自己的膝盖上。女尊自然是不然纤尘,足也生得极美,圆润的脚趾、细腻的皮肤,还有纤细的足踝,踩着自己的膝盖,微微用力。

    渊行跪下小心翼翼捧起女尊的脚,眼里有近乎疯狂的爱恋:“您如果愿意,渊行愿意一直陪您。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。”女尊轻轻踹了他一脚,嘴角虽然是上扬着,眼里却没什么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似乎是急于证明自己,渊行攥着她的脚踝,从脚趾舔到足踝,再从足踝一直到小腿。

    青年撩开尊上的裙摆,深深吸一口气,将脸贴上去,啃咬拉扯着大腿内侧。湿湿痒痒的感觉让尊上下意识抖了抖,而这一点细微的变化被渊行察觉到,笑得更开心,卖力舔到大腿根时女尊轻轻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尊上……”渊行把住鸿明的脚踝,他的炁萦绕在女尊身侧,与鸿明的缠绕在一起,像是筑起牢笼要囚住两个人。

    裙摆被拱得向上,仙尊的舌尖碰上私密处,甜甜腥腥的味道从舌尖蔓延开来。渊行抓着尊上的小腿,蹭着发烫的阳具,愈发卖力地舔弄着那处,舌尖不时探进去吮吸,搅动起噗滋噗滋的水声。蜜水越来越多,像是融化的春水,仙尊的鼻尖抵着媚软的肉,一边舔着一边吞咽,不肯遗漏一滴蜜液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、都给我好不好……求您了……”他满脸绯红,银发散乱,高挺的鼻梁上蹭了点蜜水,抓着尊上央求。

    “看你表现,”女尊伸脚踩上他的性器,碾了几下,如愿听到闷闷的喘息,渊行抬眼,眼里又蓄满了泪,可怜兮兮望着尊上,似乎周围囚住两个人的炁不是出自他的手笔,鸿明被他哭得不耐烦,索性踹了一脚,“快些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