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为自然立法 - 归时为带春归来(马眼异物、口球) 【女尊1vN】日月垂庭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冰笼顺着腿根覆盖住会阴,一路向上隔着布料包裹住整根阳具。赤弗一挑眉,那一团冰柱就开始消融,水滴滴答答落下去。魔王反手抓住鸿明的手腕,让她贴着自己的胸膛:“女尊在人间呆久了,觉得我也和凡夫俗子一样?”他尖锐锋利的指甲掐着女尊的手腕,而手掌里升起一团火,火舌舔舐着女人的肌肤,却始终无法烧起来。

    冰笼的水不断落下,而赤弗的笑容也愈发肆意,他握住鸿明的腰,逼她与自己对视,要她的眼里只有自己。

    女尊被他抓着,没有什么反应,过了片刻才眨了眨眼:“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张狂不已的魔王突然狠狠抽了一口冷气,险些跪倒在地上,他咬紧了牙关,抓住鸿明的骨节攥得发白,被轻而易举地推到了地上,难以言喻的痛感袭击了赤弗。

    魔王的红眼珠更红,抓住鸿明的脚踝:“你……你做了什么?!”

    裆部布料被冰刃轻而易举地划开,怒张的紫红性器就暴露在两个人眼前。

    不同于人类的阳具,赤弗的性器呈圆锥形,上细下粗,七八寸的长度很是狰狞。在龟头下有一小段凸起,而在根部向上又有更大的一处突起,原本杀气腾腾的肉棒现在却被迫低下头,细看会发现,怒张的马眼被一道极细的冰锥扎进了深处,堵得结结实实,连骚水都不许他溅出来一滴。

    赤弗聚力试图融化插进马眼的坚冰,但鸿明给予他的,哪里会那么轻易被消融。女人捏着他的下巴使得魔王仰起脸来:“做只乖狗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他一巴掌拍开女尊的手,恶狠狠看着她。他要的是绝对占有这个人,而不是成为她的一条狗。

    他用过高的体温融下一点冰,却又被极快地冻上,越钻越深,楔进尿道里,冰水比冰柱还要冷些,让赤弗的整根阳具都发麻。他天生体温灼烫,性器更是燥热,哪有被冰柱压着贴到冰凉的时候。

    女尊的脚踩在赤弗腿根处,拱起的足背偶尔蹭到冰凉的性器,激得人抖了一下,呼吸愈发粗重。鸿明拉着赤铁链把魔王拉过来,冰凉的指尖划过他脸颊上的细疤:“你像是吃了很多苦。”

    魔王的下颌紧绷,被迫仰着头,伸手重重把女尊拉进了自己的怀里。不同于鸿明冰凉的体温,赤弗像是一团不熄灭的活火,流溢着热。被堵得冰凉的肉棒抵在鸿明腿根处,男人抱住她,仗着身高的优势把女尊圈进自己的怀里顺势带到一旁的床上,仿佛是一只虎衔住了猎物滚进齐腰的草丛里。

    这床极为宽阔,足以睡得上六七个人,铺着绒垫,又覆一层洋锦蓝缎垫褥,一床素净雅致的颜色,和魔城其他地方都不同。

    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两盆比人还高的珊瑚树,中间矗着一座玲珑剔透的雪景玉山,山尖站着一身玉白色的女子,衣衫雕刻得精美,却没有刻脸。

    赤弗拉下素缎暖帘,把自己和鸿明困在了一间床上,他瞧着女尊,阳具涨得厉害,却又不能用冰消融,让他愈发暴躁。

    躁动之下魔王张口就要咬鸿明的脖颈,刚刚张开口,一团冰就塞进了他口中,像是一只口球,压住他的舌头、撑开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男人狠狠合拢几次,都没有咬得动,鸿明叹了口气,像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执着。

    “不应当乱吃东西,也不能乱发情。”她看着马眼被塞住却依旧勃发的性器和赤弗不甘的眼神,真像教育狗一样开了口。

    涎水顺着赤弗唇边滴落,他被四道铁链同时拴了起来,吊在半空里。漂浮在空里的水气变成薄冰,切碎了赤弗的衣裳,露出赤裸结束的身形来。

    他的乳首阳具都被冰片覆盖,单凭魔焰怎么也烧不化这几片薄薄的冰。在大腿内侧,水化成的气又灼烫逼人,逼着赤弗张开腿,在他腿根处落下一个小小的烙印。

    男人狠狠咬牙,乳尖被女尊的指腹抚摸,冰片在她手里又变作一团气,刚刚被冰镇得发麻的乳尖又被狠烫了一下,又冷又热,似是冰火两重天,乳头受刺激不知羞地立起来。

    “起来了,身体比你听话。”女尊似乎对男人的乳首很感兴趣,用手玩捏过之后,两手束住魔王的腕子,脸凑了过去,一副认真打量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凑得近,鼻息尽数落在了乳粒处,把赤弗硬生生逼得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赤弗被她摸着,又羞又怒,几次要去咬鸿明,却次次被人抓回来,女人看着他,轻轻打圈揉着奶头。头顶传来呜呜的挣扎,赤弗目眦欲裂,让人疑心如果不是被困住,他会咬断鸿明的脖颈。但口中的冰球却始终化不了,他也无法发力,下一刻,鸿明已经含住了被冻麻的奶头,舌头拉扯着抿住。

    一瞬间温热的触感包裹上赤弗的肌肤,男人僵在原地。高大的魔王急促喘息着,口中涎水滴滴答答落下,性器也硬得发疼,他的乳尖被舌头拉扯吮吸,被冰麻的奶头轻轻一碰就烫得厉害,更不要说被含进温热的口腔里舔。

    酥麻的诡异的快感在胸口溢开,而口和下面的马眼都被堵得死死的,欲望没有疏解之处,汗不断顺着赤弗的额头滚落,呼吸也粗重不堪。

    在非人的折磨里不知道呆了多久,鸿明终于放开被嘬得发肿的乳头,那里又红又大,衬在结实的麦色肌肤上,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鸿明抬头看了一眼赤弗,他的面色潮红,孽根勃发,喘息一声重过一声,双目几乎要冒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学乖了吗?”女尊开口,男人口中的冰块霎时间化成了水,呛得赤弗直咳嗽。他的口唇不受束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住女尊要去吻她,唇刚刚贴上耳侧就被萦绕的气狠狠烫了一下,他的嗓音沙哑,抓住鸿明的手,近乎疯狂地开口:“我要你……我要你!”

    他就像是困兽,被囚在笼子里,野性难驯。比成年男子手掌还长的阳具来回蹭着女尊的腿,涨的发硬,找寻机会插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不许。”鸿明来回揉捏着赤弗又红又肿的奶头,把他按回原地。两只乳粒被冰火两重的痛感轮流欺负,性器也肿得更厉害,赤弗的小腹起伏着,腿间肉棒翘得老高,努力把骚水都抹到鸿明衣服上。

    论力量,赤弗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女尊的,他像是饿急了的兽,一次次发出急促的粗重的喘息,头顶的魔角随着焦躁的动作显露出来,一尺长的锋利魔角顶着鸿明,却始终不能与她接触,赤铁链随着他的动作抖得厉害,发出声响来。

    魔王不加遮掩的欲望在女尊面前也只是九牛一毛,素雅的大床因为他的动作折腾得乱糟糟,性器在他腿间挺立,涨得越厉害便痛得越厉害,女尊自始至终都是同样的没什么表情,好像当真在训一条不听话乱咬人的狗。

    赤弗呼吸急促,骨节攥得发白,他抬眼就是一身玉白色,女尊拉着赤铁链,要他乖乖抬头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做什么?!”逃不开又躲不掉的魔王终于消磨尽了耐心,他被欲望支配着,急不可耐地想要发泄,鸿明却始终不给他发泄的机会。

    宫殿外的侍女们感受到波动的魔气,沉沉低着头不敢看一眼,把手中的珠宝首饰捧得更紧。

    鸿明撑着头看他,似乎觉得赤弗提了个蠢到没必要回答的问题。从男人的角度仰脸看上去,入眼就是绵软纤腰,丰容盛雍,女尊披着衣衫一丝不露,却有十成的春意。他想吃,却怎么也吃不到。

    马眼处突然传来干涩发痛的感觉,赤弗低头,发现溢出的淫水全都变成了干燥的沫子,阻塞出口,泄不出来又痛得要命。

    女尊终于抬眼看他:“你若是不知道,就一直这样堵着去。”

    她竟把男子精元里的湿气都抽走了!赤弗被堵得水泄不通,终于朝尊上跪下,恭恭敬敬磕头,紧咬着牙关服软:“犬知错了,尊上宽宏大量,赏给犬一口水吃吧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